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哪里可以免费看情浓方知夏尘去小说_情浓方知夏尘去小说推荐_情浓方知夏尘去在线免费阅读

2019-08-27 19:03 编辑:念伊人 指数:

经典异能提供《情浓方知夏尘去》正版免费授权小说,情浓方知夏尘去小说是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情浓方知夏尘去主要讲述了陆慕辰恨盛知夏,恨到她死后都要挫骨扬灰,不允许她在锦城留下任何一点痕迹。可惜陆慕辰不知道,盛知夏重生后,不仅人在锦城,甚至第一天就已经爬上过他的床!

情浓方知夏尘去小说试读:

盛知夏的眼皮很沉,怎么都睁不开,仿佛已经睡了很久很久。

四周很冷,身上却燥热无比,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让盛知夏痛苦不堪。

不能睡……必须醒过来……梦里,她好像已经死了……外公他……

不行,不能睡!得去救外公!

“咝——”

盛知夏狠狠地拧了自己一把,疼痛迫使她睁开了一丝眼睛,环顾四周,灯光昏暗,头顶上方是一面大镜子,从镜子里,她看到自己正躺在一张超大SIZE的圆床上。因为视线模糊,她看不清镜子里自己的脸。

这是什么地方?

像是为了给她解惑,正在这时,从洗手间的方向传来一个年轻的男人说话的声音:“……那小妞挺嫩的,这份大礼我收下了,长得漂亮,身材也绝了,白白嫩嫩的……李经理,不会是你自己玩儿剩下的,转手送给我了吧?”

浴室里还有水声哗哗,大概是男人在洗澡,电话开的免提,盛知夏听见了电话另一端的男人谄媚的笑声:“怎么可能啊,这丫头我碰都没碰过,新鲜着呢,陆总放心品尝,后面的事都打点过了……您千万别客气。”

陆总?

盛知夏的头疼得要命,时而听得清他们说话,时而又恍恍惚惚,什么都听不见,身体和精神仿佛在两条线上,无法融合。

哪个陆总?

浴室里的男人难道是陆慕辰?电话那边的人是谁?陆慕辰回来了?不可能。

呵呵,他回来又怎样?

盛知夏想动一动,可身体太软太沉,始终动不了,那份燥热却越来越强烈,她不是未禁人事的小姑娘,这些年商界、政界摸爬滚打,早就见过各种恶心或阴暗的事情。现在落到了她的头上,她几乎是立刻明白过来——她被人暗算了!

难道是贺以南找人对她下手?想抓她婚内出轨的证据?

她绝不能呆在这里坐以待毙!

盛知夏凝神注意着浴室的动静,两个男人的对话已经接近尾声,电话那边的人说:“陆总您好好享用,我就不打扰了。”

浴室里的“陆总”笑道:“谢谢兄弟,你够意思,你的事我会帮你牵线的。”

“感谢陆总,太感谢了,全靠陆总一句话了!嘿嘿……”

盛知夏知道,再迟一点就什么都完了,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没有力气对付一个正常的男人,她得在他离开浴室前逃走!

盛知夏使劲了全身力气挪到了床头柜前,上面放着一只打火机,她不假思索地点着了床头柜上的一份文件,燃烧的火烤着她的手,剧烈的疼痛让她的精神集中了不少,这时,只听见一声喝:“你在干什么!我靠!你居然敢烧老子的合同!”

盛知夏转头看去,浴室里的男人腰上只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人高马大,看不太脸,但她敢百分百肯定,这个人不是陆慕辰!

那个男人大步朝她跑来。

盛知夏从来不是个任人宰割的脾气,有人想暗算她,那就来个鱼死网破!

她何止点着了文件,何止敢烧自己来保持清醒,她甚至毫不犹豫地将着火的文件朝床上扔去——

床上的高级床品遇火,马上烧了起来,那个男人被吓住了,下意识地去扑打床上才烧起来的火:“你特么居然……”

在男人愣神的时候,盛知夏猛地朝门口冲去,她试了好几次才拧开房门,赤着脚跌跌撞撞地扶着墙往外逃——只能逃,没有人会来救她,没有人,不会有人来救她。

一些可怕的记忆在脑子里反复回放——

小轩窗,灵犀河……贺以南,还有邱梦……她的孩子……冰冷的灵犀河水……好冷,好冷……

“啊!”盛知夏脚步不稳,猛地朝前栽去,狠狠摔在了地上,被迫从回忆里被拉扯了回来。

“特么的!居然敢放火!老子今天不揭了你的皮,老子就不姓陆!Bitch,看你往哪儿跑!”房间里的男人显然已经扑灭了火,连烟雾报警器都没响,可见盛知夏制造的混乱是多么徒劳。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男人走得又快又急,也没有任何安保出现,显然这地方是他的地盘儿。

意识已经不清醒了,不知道被下了多少药,盛知夏甚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这是一场梦,还是梦中梦?她死死生生的时候,谁能救她?

盛知夏苦笑了一声,奋力地往前爬,同时狠狠地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腕,等牙齿尝到了血腥味,极致的疼痛下,她的眼前才慢慢清晰。

正在这时,手忽然被什么夹住,痛了一下又松开。

她仰头看去——

电梯!

是电梯!

开着的电梯!

最后一丝希望,盛知夏忙奋力爬进电梯,抖着手不停地按着电梯的闭合按钮。

快一点,快一点!

“嘭”的一声,是拳头砸在电梯门上的声音,那个男人只差一秒,被挡在了电梯门外。

盛知夏的脑子已经开始恍惚,等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她拖着仿佛不属于自己的身体跑了出去。

她知道那个男人没有停止追过来,他们之间只差了一趟电梯的距离,她得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她得尽快找个人帮帮她,她不能就这样死了,她还有那么多的心愿未了……

“开门!开门!开门!有没有人啊!求求你救救我!开门!开门!求你!”

不管不顾,盛知夏走到一道房门前开始大力地拍门,越拍力气越小,直到全身的力气都耗尽,她喘得特别厉害,眼神模糊不清,就在她倒下去的那一刻,那扇门从里面打开了——

毫无预兆,她跌入了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的怀抱。

“砰——”

房门被猛地关上,四周一片黑暗,这是一个充斥着酒精和烟味的房间。

盛知夏的血已经冷了,身体酥软,完全不由自己,她闭着眼睛苦笑了一声,才脱离了虎口,又进了狼窝,她稀里糊涂地把自己送进了一个什么地方?

酒气熏天的男人不发一言,已经开始作恶,他毫不怜惜地撕碎盛知夏的所有。

剥裂,辗转,翻覆,在男人沉重而不可抗拒的压迫下,盛知夏的耳垂一痛,男人气息粗重,恶狠狠地抵着她的耳边说:“来了,就别想走……死也别想走……”

盛知夏绝望了,这个无休止的噩梦,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锦城西郊的七星级酒店“皇家紫禁”。

1227号房门外,陆维新只套着一件睡袍,指着房门道:“我看见她进去了,叫你们经理来,我要进去找人!扫了小爷的兴致,你们后果自负!”

年轻的服务生小心地赔礼道歉:“陆总,真不好意思,可是酒店有规定,里面有客人,我们不能……”

“什么客人不客人的?小爷今天必须得把那个死丫头揪出来!她放火烧了我的房间,你们不开门是吧?那行,我这就报警,有人在‘皇家紫禁’纵火,我看你们酒店怎么收场!像这种危险场所,以后谁还敢来住!”陆维新说着,就去掏手机。

陆维新的下属吴德听到风声赶来,冲在陆维新前面,对服务生骂骂咧咧道:“你知道我们陆总是谁吗?锦城陆家,你惹得起?你是不是活腻了?还是不想干了?还不赶紧找人给我们陆总把事儿解决了,一点眼色也没有,什么德性啊你!废物!”

那服务生应该是被“锦城陆家”几个字吓住了,脸色一下子刷白,正要说话,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停在了三人面前,冷淡地问道:“哪个锦城陆家?你是谁?”

那男人很年轻,长着一张娃娃脸,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本来以他的面相和年纪,应该会让人觉得可亲可近,但偏偏他的表情十分严肃,不苟言笑,眼神毫不掩饰地扫过房门前的几个人,最后落在了陆维新的身上。

他问的就是陆维新。

听了男人的问,吴德不等陆维新开口,狗仗人势地上前,嚣张地冲男人抬了抬下巴:“你谁啊?连锦城陆家都不知道?锦城还有哪个陆家?实话告诉你,陆慕辰陆大少,那位爷我们陆总叫他一声叔!你现在知道得罪谁了吧!哪里冒出来的多管闲事的货?还不快滚!”

吴德在介绍陆维新身份的时候,听到“陆慕辰”三个字,陆维新还站直了,用手理了理身上的睡袍,好像对于自己可以叫陆慕辰一声“叔”这件事特别自豪特别骄傲。

在锦城这地方,能跟陆大少沾亲带故的,说夸张点,在古代这叫“皇亲国戚”。

可是,面前娃娃脸的男人在听完吴德的示威后,却轻蔑地笑了一声,金丝边眼镜儿后面的眼睛里迸射出异样的情绪,清清冷冷地说道:“是吗?既然这位先生叫陆少一声叔叔,怎么你的父母没有教导过你,在叔叔休息的时候,不要在门外大声喧哗吗?”

“你什么意思!”吴德听到男人问候陆维新的父母,特护主地冲了上来,张口就要咬人似的。

陆维新却忽然抬头,盯着不远处的房间号,瞳孔猛地睁大:“122……7……1227!我靠!不会是……”

“陆总,啥意思啊这是?这多管闲事的货,我找人来……”吴德没听懂,还兴冲冲地邀功。

陆维新抬手,一个大耳刮子猝不及防地抽在了吴德的脸上:“饭桶!谁让你在这儿大呼小叫的!给老子闭嘴!”

陆维新整个人都不好了,盯着房间号那四个数字,跟要了他的半条命似的,这时候要是能跪下完事儿,他早跪下了。

1227啊,锦城的人谁不知道,这是陆慕辰的生日,皇家紫禁酒店的这一层只有一个房间,那就是1227,陆慕辰的私人场所,非有邀请不得上来。

妈呀,他这是捅了多大的篓子啊!谁知道离开了锦城五年的陆慕辰少爷居然会回来?!

不,不是他的错,是那个女的!

陆维新神经错乱,逮谁骂谁,矛头马上指向那个服务生:“你、你是新来的吗你!你……”

“嗯……”服务生点点头,早吓懵了。

“你这个饭桶!”陆维新想死:“我特么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

话没说完,陆维新闭了嘴,马上换了一副脸色,对戴金丝边眼镜儿的男人讨好地笑道:“真是对不起,这位……这位大哥,我不知道我叔叔他回国了,我真是没教养,刚才胡说八道,大哥你别放在心上。但今天真是事出有因,我不是故意在这儿闹,有一个女的啊,她、她跑进我叔叔的房间里去了,她是个疯子,在我房里又放火又打人,床单都给我烧了,我怕她打扰了我叔叔休息啊,万一她不小心伤害了我叔叔,那可就……”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情浓方知夏尘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情浓方知夏尘去小说现在可以在哪里免费看全集的?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