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女神的贴身兵王_无弹窗_女神的贴身兵王_最新章节列表_女神的贴身兵王_最新章节目录

2020-03-25 16:36 编辑:热欲 指数:

女神的贴身兵王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女神的贴身兵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异能小说,女神的贴身兵王描述了:漠南草原,塔塔河军事监狱。黑漆漆的大铁门缓缓打开了一道缝,从里面阔步走出一个宽腰阔背,长臂如猿,身形似剑的男人。男人身上穿着一件落伍的灰白衬衫,刺目的阳光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给人一种难言的压迫感。

女神的贴身兵王小说试读:

清晨,微风拂面,杨柳依依。

桃花河畔公园的围墙外,一个赤着上身的男子已经气喘如雷,红彤彤的手背在沙袋的磨砺下显得分外红热。

三千下,徐剑在心中默念着。

“砰!”的一声,沉重地沙袋发出一声炸响,附着在表面的细沙簌簌落下,仿佛冬天里无风的细雪。

长臂勾起,徐剑穿上挂在杨柳枝头的衬衫,转身准备离去。

围墙里,细密的跑步声已经多了起来,夺目的阳光照在清幽的河道上,仿佛给河面上刷了一层金漆。

“猛子哥!她来了!”一个急促的喘气声从围墙里传来。

徐剑的脚步顿了一下,回身放下沙袋,蹭蹭两下,上了围墙。

墙内,一棵苍老的杨柳树斜依着河道,仿佛巨人的手臂从地里钻出。

如幕的杨柳枝下,两个猥琐的身影正斜靠在老树后,猥琐的目光望着远处渐渐跑来的一名少女。

少女的脸润红如玉,细密的汗水仿若水晶珠子般挂在额头腮侧,修长的身躯裹在一袭白色的运动服里,傲人的胸前如波微动,颤得心热。

少女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运动手表,轻呼一口热气,停下脚步,向着四周望去。

杨柳树下的两人急忙缩了缩身子,如同出洞的老鼠在警觉着耽耽虎视的老猫。

少女松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朝着老树下走来。

“喂!姐姐吗?我在跑步呢!怎么了?”少女悦耳的声音响起,仿佛桦树林中的夜莺轻啼。

“上不!”两人中略胖的一人低声问道,手不自觉地在腰间摸了一下。

“不急!”略瘦的那人摇头制止,如地鼠般尖梭的脑袋自老树下探出。

少女打了一会儿电话,放下手机,舒展腰身,望着东方灿烂的朝阳,缓缓地做起了平地瑜伽。

细长的小腿勾着滚圆的屁股,柔软的腰身似柳枝般弯曲向下。

傲人的身躯在朝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迷人,可惜这迷人的身姿后面,是两个猥琐的身影。

“上!”瘦子低吼一声,扭头对着胖子看去,眼中一股狠色凛然而出。

“嗯!”胖子低哼一声,身躯如同沙地上狂奔的鸵鸟,猛地蹬腿向前,从腰间抽出一条褐黄的毛巾,捏破一个软包,洒在上面,朝着少女的口鼻捂了过去。

“嘭!”一声炸响从少女的身后传来,女孩身躯一抖,转身一看,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已经晕死在了眼前。

“啊!”女孩儿惊叫一声,莲花般的步子蹬蹬向后,忽的一下脚下不稳,绊倒石阶直挺挺地就要摔下去。

徐剑的身躯猛地一晃,长臂伸出,搂住少女的腰身猛地一拉。

女孩儿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一块软蜡,转瞬间已经贴在了男人宽阔结实的胸膛上。

“你干嘛!”女孩儿惊叫一声,站稳脚步,双手挥出,尖细的指甲对着徐剑的脸颊抓来。

徐剑仰头一躲,松开女孩儿的腰身,扭头冷喝一声:“再动一步试试!”

“试试就试试!”瘦子冷笑一声,闪身从杨柳树后跳出,手上端着黑漆漆的一把手枪,对准徐剑的胸口,“小子!你藏得够深的啊!身手是挺好,可惜脑子不好使!你早点对我动手不就赢了?!”

“可我现在也没输!”徐剑冷哼一声,挥手向后,大手拦在女孩儿的胸前低声道,“别慌!你站好了!”

“他……他有枪!”女孩儿惊叫一声,哆哆嗦嗦地说道,浑然不觉自己的胸前正压着一双男人的手。

徐剑手心微软,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忙收回手,双眼如剑,冷冷地望着眼前的瘦子:“放下枪!我饶你一命!”

“绕我一命!”瘦子愣了一下,阴笑道:“小子!你脑子有病吧!现在是老子拿着枪,不是你拿着枪!应该是你小子跪下求爷饶你一命才对吧!”

“是吗?”徐剑冷笑一声,目光低垂,望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瘦子的眼中寒光乍现,枪口在徐剑和少女之间晃动:“小子!看你身手不错!把这妮子绑了,老子饶你一命,让你以后跟着我混!怎么样!”

“不怎么样……”徐剑冷哼一声,望着眼前黑乎乎的枪口,幽幽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枪里应该没有子弹吧!”

“没……”瘦子脸色一白,刚想说什么,眼前的徐剑猛地一蹲,飞起一脚对着他的手腕就踹了过来。

瘦子刚想抬手躲开,却猛然间感觉自己的手腕像是被打了麻药一样,酸麻胀痛一起袭来。

“额!”低吟一声,瘦子还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自己的脖子已经被徐剑的大手扼住,手上的枪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徐剑的手中。

“别!”瘦子高呼一声,双手刚撑开,还不等他开口求饶,徐剑已经握着枪托,对着他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来。

眼前忽的一黑,瘦子顿时昏死在了地上。

身后,少女的脸已经从苍白变成了惨白。

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少女忽然感觉自己想哭。

这……这人是谁!他是怎么出现的?

“看什么?还不赶紧走?”徐剑转过身来,冷然地看着少女的脸。

这张脸错愕了一下,望着徐剑冰凉的眸子,忍不住打了个颤,愕然道:“我……我们不报警吗?”

“报警也没用,这是把玩具枪!”徐剑晃了晃手上的枪,扔在地上,一脚踹得粉碎。

女孩儿愣了一下,猛然间想起来自己的是学法律的,哑然道:“那怎么了!这种情况怎么说也属于未遂吧!”

“……”

“怎么?我说错了?”少女愣了一下,刚想走过去看清楚这张有些黝黑的脸,徐剑已经转过身去,蹭蹭两步上了墙头。

“好好回家去吧,这种地方以后别来……他们有可能是针对你的!”徐剑说罢,头也不回地跳下墙去,留下少女一个人在原地看着两个昏死的歹徒发愣。

“不行!不能放过坏蛋!”少女一愣,咬牙说道……清晨,夺目的阳光消去了城市上空的晨雾,带着几分燥热将笔直的街道照耀得明亮晃眼。

一身黑色西装的徐剑跟着妹妹下了公交车,来到了福威市最热闹的滨江大道。

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的眼前匆匆掠过,成群结队的上班族手中抓着简易的早餐边走边吃。

几个懒散的路人正抓着狗绳在人群中遛狗,身后焦急寻找停车位的司机更是不时地探出脑袋骂两句城市拥堵的交通状况。

徐剑跟着妹妹穿过人群来到了一栋十七层的高楼前。

如剑般刺向长空的大楼被无数片墨蓝色的玻璃板覆盖着,七个金黄的大字镶嵌在玻璃板墙上。

“新动感广告公司?”徐剑低吟着墙上的大字,跟着妹妹来到了大楼门前。

穿过自动开合的大门,两兄妹来到了位于大厅里的前台。

前台里坐着几名身穿正装的女前台,其中一人的胸口还别着一枚漂亮的松子状胸针,白色的内衬遮不住她胸前喷火的柔软。

“茜茜!我带我哥来面试了!”徐幼伊带着徐剑径直来到了那大胸美女面前,对着她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扭头拉着一身西装的徐剑笑道,“这就是我哥!徐剑!特种兵退伍哦,保证让boss姐满意!”

“但愿吧!”少女应了一声,慵懒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苦笑,抬起头来,轻柔的目光扫了一眼身形壮硕的徐剑,寂寥的目光顿时变得明亮起来,“你哥这么帅啊,怎么不早点拉过来让我见见啊!”

“他刚退伍回来!你急什么?!”徐幼伊得意一笑,红嫩的小手拍了拍前台的桌面,催促道,“别废话了,boss姐那么忙,说不定待会儿就要出门了,赶紧通知一下!”

“好!”茜茜连忙答应,抓起桌下的电话,抿着嘴幽幽地望着徐剑,等电话通了,忙对着电话里说了几句。

“嗯!嗯!好的!”

茜茜放下电话,原本绯红的脸颊顿时耷拉了下来,急声道“快去七楼!七零一!老大只给你哥三十秒!”

“啊?”徐幼伊一愣,还不等回头,身后的徐剑已经应了一声,松开妹妹的手,风一样地冲向拥挤的电梯间。

“哥!走楼梯!”徐幼伊冲着哥哥的背影大叫一声,换来的是徐剑爽朗的笑声,“我当然知道!”

说着,徐剑已经一阵风地冲进了楼梯间,三步并两步,如同一只在非洲大草原上狂奔的猎豹,身形如电,转眼间便到了七楼。

“咚咚咚!”清脆而有节奏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正凝神聚力地望着眼前报告的女人愣了一下,目光从文件上挪开,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对着房门低声道:“进来吧!”

徐剑推门进去,转身关上了房门,身形如弓,站在了女人的面前。

进到屋里只是一眼,徐剑就愣住了。

眼前的办公室足有二百多平米大,三面硕大的玻璃书柜将一张黑色的办公桌围在中间,办公桌后坐着一个看起来也二十四五岁,绑着马尾辫的女人。

女人的脸蛋很美,匀称的鹅蛋脸上平布着两条细长的柳叶眉,眉毛经过精心的剪磨显得格外秀丽,动人的眸子如同黑玛瑙一样明亮,坚挺的鼻梁下面红嫩的小嘴仿佛成熟的红石榴,红润如水。

“挺快的!”女人象征性地笑了一声,抬起头来,指着桌上的一个不锈钢咖啡杯说道,“去给我倒杯水!”

“嗯!”徐剑点头答应,走上前去,不卑不亢地伸手接过女人手上的咖啡杯,转身走到一台黑色的饮水机前,倒了一杯热水转过身来,看着女人。

“你被淘汰了!”女人冷冷一笑,伸手抓着一根写字笔冲着房门处指了指,“出去记得关门。”

徐剑愣了一下,不解道:“为什么?”

“为什么?”女人轻笑一声,俊俏的脸上扫出一片冷意,“我不满意,行了吧!”

“好!”徐剑轻哼一声,俊朗的脸庞扫视了一眼女人的双眸,轻轻地走到办公桌前,放下手上满是热水的咖啡杯,附身向前,将自己的嘴巴凑到女人的耳边,清冷的一笑,“不知道我告诉你这房间里装了窃听器,你会不会留下我呢?”

“窃听器?”女人的秀目登时瞪大,不可思议地望着徐剑,猛然间发现眼前的男人嘴角竟然泛起了一抹笑意,顿时怒喝道,“你逗我?”

徐剑收回身子,望着女人愤怒的双眸,耸肩笑道:“没错!我就是在逗你,不过通过逗你,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女人愣了一下,疑惑道。

“那就是我来之前,你已经确定了一个人选,但是你对我妹妹似乎很看重,所以想要找个理由拒绝我,先是给我了一个时间限制,紧接着又用咖啡杯让我到一杯水给你,然后借口我连咖啡杯用来干嘛的都不明白,拒绝我对吗?”

女人的脸白了一阵,双手抱在胸前,侧身冷然道:“是又怎样?”

忽的,女人的目光呆了一呆,斜眸扫向徐剑,愕然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的办公桌下面放了一个咖啡杯,我探过身子只是想确定这一点儿。”徐剑淡淡一笑,双手按在桌面上,目光掠过女人白玉般的颈子,看了一眼那裹在厚厚工作服下的动人柔腻,嬉笑道,“就当是为了我妹妹……我提醒你,你找来的那位保镖似乎很有问题!”

“你说什么?”女人猛地一皱眉,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徐剑。

“其实从昨天晚上听到我妹妹说她的老板托人找个贴身保镖的时候我就上网查了查,这家公司可是福威市鼎鼎有名的大企业,手下的分公司遍布东南中南各地,而且业务范围之广也超过了一般的广告公司!”

“你到底想说什么!”女人忍不住怒喝道。

“我想说……你似乎对你家里安插过来的人很不信任,不是吗?”徐剑轻笑一声,幽幽的目光仿佛看透了女人的心,“不然,我妹妹一个大二学生,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得到你的垂青,不是吗?”“这……”女孩儿的脸色微微一僵,刚想说什么,身后的玻璃柜忽然动了一下。

一扇厚重的木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白色短袖,腰缠一件运动上衣的女人。

女人的脸上汗津津的,一条红色的头带绑在柔滑的额头上,像是刚跑完步的样子。

“总经理!”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儿赶忙站了起来,恭敬地看着从暗门里走出的女人。

女人饶有兴致地望了一眼徐剑,挥手让女孩儿走了出去,自己伸手拉开座椅坐了下来,端坐在椅子上淡然地看着徐剑,“刚才你说这屋里有窃听器?你说的是真的吗?”

女人的目光幽幽地望着徐剑,徐剑的嘴角轻轻的勾起一抹笑意,看着女人包裹在运动服下面紧致柔软的肌肤,心中微微犯起了一阵好感:“不错……就在那台饮水机的后面!”

“哦?”女人愣了一下,站起身来凝眉道,“真的吗?!”

“总经理日理万机,我只是个来找工作的小人物,怎么敢骗您呢?”徐剑看了一眼摆放在办公桌上的水晶牌,暗暗记住了“莫灵淑”三个字。

转身,徐剑走到饮水机前搬开了眼前的饮水机,低下身来,对着下面的脚线砖一扣,黑色的脚线瓷砖就落在了地上,一个方形的暗洞露了出来。

暗洞只有一掌大小,里面卡着一个闪烁着红光的窃听器,窃听器的体积不算小,几乎占满了整个空间。

莫灵淑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走过去一把将窃听器拔了下来,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转身对着徐剑冷声道:“你觉得这东西放在这儿多久了?”

“从构造上看,这东西从这栋大楼建造好开始就已经存在了!”徐剑伸手从莫灵淑的手中拿过了窃听器看了一眼,“这种窃听器已经不常见了,至少也有七八年的历史了!我上一次见到这种老式的窃听器还是……”

“还是什么?”莫灵淑愣了一下,看着徐剑的目光变得疑虑重重。

他怎么对窃听器这么在行?

“还是我小的时候!”徐剑愣了一下,苦笑了一声看着莫灵淑那双警觉的双眸,“怎么?莫非总经理觉得这是我在偷玩的小把戏?”

“我没那么傻!”莫灵淑摇摇头,看了一眼隐藏在墙砖中的插座,苦笑道,“看来被监视的也不只有我一个人……好了,你的能力我没疑问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什么问题?”徐剑的双眸水波不兴,平静的样子让莫灵淑莫名地有些气恼。

他对这个工作就一点儿不上心吗?

“就是他!”莫灵淑,伸手对着空中拍了拍,一个身材壮硕如牛的男人就从屋外走了进来。

男人看到徐剑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冷意,徐剑的双眼仿佛冰霜一般冷峻,看向自己的目光更是充满了不屑和凝练,仿佛自己的底细一瞬间就被人看透了一样。

男人是莫灵淑的养父莫尊的手下,这次莫灵淑要找贴身保镖的事情被莫尊知道后,就把这名叫邢克翎的男人派了过来。

虽然和莫尊手下的几位高手不能比,但是邢克翎在莫尊手下也算是排的上号的人物了,可是这样的人物第一眼看到徐剑,竟然感觉自己像是一只惊慌的野兔正被草原上翱翔的苍鹰盯着一样。

这种奇怪的惊惧感让邢克翎很不舒服,挪开望向徐剑的目光,他转身望着莫灵淑恭敬地点了点头:“莫小姐,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我父亲送到我身边的人!”莫灵淑饶有兴致地望着邢克翎那张阴沉的脸,盎然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窃喜,“正好我的一个部下介绍来了一个保镖,虽然你来得更早,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你觉得怎么样?”

“莫小姐不信任我?”邢克翎的目光转向了徐剑,只是一瞬,他就知道眼前的男人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

这人的双手虽然只是随意地摆放在身体的两侧,可是那双手上磨平的老茧让邢克翎明白,这小子一定是个玩枪的高手。

而且他的身体修长,健硕结实的小块肌肉像盔甲一样贴在身上,多数人穿在身上都显得松垮的西装竟然硬是被他撑得鼓囊囊的。

“没有,我就是想要个更厉害的……况且不试试怎么知道你的本事呢?”莫灵淑转身走到了座位前,施施然地坐了下来,双手摆在胸前,装出一副看风景的架势,“难道说邢大哥觉得自己打不过我部下的哥哥吗?”

“很难说……”邢克翎黯然一笑,抬头看着锋芒毕露的徐剑请教道,“不知道兄弟是那儿来的?”

“刚从军事监狱里面放出来,三无人员!”徐剑耸了耸肩,目光扫向端坐在位置上的莫灵淑,“不知道我妹妹把我的情况告知了莫总没有。”

“军事监狱!”莫灵淑的脸猛地一黑,忽的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你是个罪犯?”

“三天前是!”徐剑淡淡地点头,看着莫灵淑由黑转白的脸庞,轻轻一笑,“看来莫总是不清楚我的来历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我猜莫总不会喜欢一个刚刚服刑归来的人当自己的贴身保镖吧!”

说完,徐剑就朝着房门前走去,留下一脸震惊的莫灵淑和双眸紧蹙的邢克翎。

他就这么走了?邢克翎转过身来,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即将走出房门的徐剑。

“别走!”莫灵淑大叫一声,从办公桌后走了过来,“我没说我不喜欢……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身份……不过你既然来了,就跟邢大哥比试一番吧!”

“你会让我留下吗?”徐剑转过身来,指着自己的胸膛低声道,“我可是个违反了军纪被送进军事监狱两年的退伍兵!”

“打赢了,我就会!”莫灵淑侧过脸去,不看徐剑锋芒的双眸,“我相信幼伊的人品,她哥哥应该也不会差的!”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女神的贴身兵王】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女神的贴身兵王_最新章节_小说_女神的贴身兵王_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