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正文

剑帝_无弹窗_剑帝_最新章节列表_剑帝_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16:34 编辑:归人 指数:

剑帝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剑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奇幻小说,剑帝描述了:九州大陆,万族林立,天骄并存。传说修为高深的修士,能够搬山填海,手握日月。少年孙冰因神秘剑匣,十年磨一剑,从此锋芒毕露,手持三尺青峰,败尽万千天骄。

剑帝小说试读:

当天晚上,孙龙正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中,作为家族的嫡传血脉,而且还是家族的第一天才,待遇可以说相当好,独自一人就拥有一处僻静的小院子,而且院子里面还有一些花花草草以供观赏。

此刻的房间内,作为下人的孙耀完全没有对秦管事那般趾高气扬,正弓着身子掐媚的汇报自己搜集到的信息:“公子,我可是一直按照您的吩咐,盯紧那个废物的,可能是这一段时间突然开窍了,然后可以修炼了,绝对不会构成什么威胁,而且您放心,我已经确认了,对方选择了《纵横剑法》。”

而在原地的孙龙此时一改人们心中温文儒雅的面容,不由得面色阴沉:“这个废物要是安安生生一辈子倒也罢了,竟然还想翻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选择这本剑法看你怎么收场。”

不过很快,孙龙又来回走了几步,自言自语道:“拿剑法最多不过是让他残废罢了,人终究还是在的,可若是剑法丢了,结果如何呢?”说着,不由得微微一笑,样子相当温馨,丝毫看不出算计别人的样子。

思索了一下整个计划,然后对一旁的孙耀说道:“对了,你可以去找一下孙杨,孙勇,孙策三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是,是,属下知道了。”孙耀恭恭敬敬的走出了小院子。

此时的孙冰完全不知道孙龙竟然这么快就针对他布置了一个阴谋,反倒是兴致冲冲的来到了后山,当然,现在的他已经抛弃了密林,毕竟那里可是毁尸灭迹的地方。

后山的地方很大,以孙冰对于后山的熟悉程度,不多时就寻找到了一处悬崖,地势相当平整,而且位置还大,用来练习剑法绰绰有余。

最主要的是,这个地方基本不会有他人前来打扰,保密性相当好,这让孙冰相当满意。

悬崖占地十丈,因为地处背光处,所以相当阴凉,朝着下面望去,整个落云镇都尽收眼底,极目远眺,甚至还能看到远方的山脉。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只有站在巅峰才能欣赏到真正的景色,这样的美景让孙冰心中豪情万丈,落云镇仅仅只是神州大地的一个角落,都有这样的美景,那么整个大陆又会是如何呢?

不过很快孙冰双眼就露出坚定的神色,因为他知道,若想要攀登高峰俯视众生,那么唯有一条,就是足够的实力,现在的他太过弱小,仍然需要不断的努力。

比他更加出众的天才还在努力,他若是满足于眼前的小成就,又有什么资格向上攀登呢?只有耐得住寂寞与孤独,拥有坚定不移的恒心才能称得上是高手。

那些认为拥有神功秘籍才能变成高手的人,只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每一个能够被歌颂的高手,无不是经历了无边的磨难与厮杀。

一想到这里,孙冰瞬间就把心里乱七八糟的杂念斩断,认认真真的开始学习今天刚刚取回来的《纵横剑法》。

每一本能够流传下来的武学秘籍,自有其独到之处,汇集了前辈高人的智慧,对于那些人,孙冰保持相当的尊敬。

打开这泛着古朴气息的剑法,开篇就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大气:

《纵横剑法》观以天地之道,分为纵剑与横剑:横剑攻于技,以求其利,是为捭;纵剑攻于势,以求其实,是为阖。捭阖者,天地之道。

如此气势磅礴的话语让孙冰也不由得心神向往,脑海中似乎出现了一位高手正在日月之下演练这剑法,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了种种玄妙。

但很快孙冰便被自己惊醒,望了望手中平平常常的剑法,回想起刚才的场景,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一本剑法不简单,当即更加认真的开始钻研。

提气,挥剑,转身,撩剑……

因为孙冰并没有名师指导,一切只能依靠自己摸索,所以学习剑法的过程相当无聊,每一招每一式都会反复练习,而且还需要对照剑谱,寻找出自己的不足。

但是《纵横剑法》的学习难度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困难,哪怕他的基础剑法已经圆满了,但还有很多地方弄不能,只能依靠练剑的过程中细细揣摩。

这让孙冰相当惊骇,要知道功法殿中的那一本《清风剑法》,他随手一翻甚至能在脑海中演练出几个步骤,若是拿到手上的话,不超过三五日便能学会。

但这仅仅第一招就让孙冰耗费了整整一个下午,可想而知其困难程度。

不过孙冰的双目中闪烁着精光,充满了惊喜,因为难以领悟就说明这剑法的威力奇大无比,孙冰甚至能够肯定,只要自己使出了这一招,那么同等级境界的人抵挡不了一招。

甚至即便是境界比他高一点的,在这样的剑法之下,也能抵挡一二,寻找对方的破绽。

转眼间,半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

夕阳照耀在落云镇中,反倒让这个小镇散发着阵阵温馨,悬崖上,孙冰一人执剑而立。

手中依旧是那一柄跟随了他十年之久的木剑,但这木剑似乎比铁剑更加的坚固,伴随着孙冰的挥舞,发出了阵阵嘶鸣声。

良久之后,一套剑法演练完成,孙冰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收剑而立,眺望愿望,口中轻声感叹:“难怪这剑法过去根本就没有人修炼成功过,我基础剑法大圆满学习这剑法整整半个月的时间,竟然才初窥门径。”

通过这半个月的刻苦修炼,孙冰已经发现了,这门剑法根本就不完整,竟然只有其中的纵剑法,而缺少了横剑,因此只能被称为《纵剑诀》,若是剑法齐全的话,那威力无法想象。

不过虽然剑法残缺,但一门纵剑也不可能仅仅只是黄级下品的等级,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人能够修炼成功了,再加上残缺,所以才被人逐步的忽略,进而便宜了此刻的孙冰。

现在的孙冰反倒是相当的感谢孙龙,若不是他的一番言语,孙冰也不会下定决心选择这一门《纵横剑法》,若是取回《清风剑法》又如何?三两日就熟练了,可终究太过小家子气。到那时,哪怕是想要换回来,也只能追悔莫及。

而且好事成双,这么长时间坚持不懈的练剑,再加上十年的积累,让他的境界一举突破至淬体三层,而且根基相当扎实,只要刻苦修炼的话,进一步就能够诞生气感了。

这让孙冰相当兴奋,同时眼中寒光闪烁:“孙龙,没有想到你竟然送我一道机缘,放心,到时候我一定用这一部剑法来回报你这么多年对我的招待。”

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确实到了该回去的时候,孙冰在落日的余晖下,缓缓地踏上了回去的旅程。

另一边,孙勇几乎都已经疯掉了,那时孙耀很快就发布了任务,只不过孙杨已经死了,算是失踪,孙策则不在,再加上赏金颇丰,孙勇不由得贪念横生,就独自一人接受了这个任务。

然后就开始耐心的寻找孙冰,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机会把那门剑法偷过来。

要知道虽然黄级下品秘籍对于孙家不算什么,但若是遗失的话,也会受到相当严重的处罚。

家族中的嫡系不过是稍微训斥,支脉则是禁闭,这都没用什么大不了了。

最主要的是那些下人了,若是弄丢了,轻则打断四肢逐出家族,终其一生都无法再修炼,重则直接处死,根本就没有人权可讲。

至于孙冰虽然名义上而言是家族的义子,但还真没什么人拿他当一回事,到时候孙龙随便运作一番,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可惜的是,这段时间的孙冰实在是太过沉迷《纵横剑法》了,几乎没有回孙家,就在后山住下了,反正他只不过是一个若有若无的人,回不回去都无所谓。

这种不回去的事情以前倒也经常发生,但是孙勇就苦了,哪怕他找遍了整个孙家也没有发现孙冰的任何踪迹,甚至他还来到了孙冰最喜欢的待的后山丛林中,但却人去林空。

就算他每日守在孙冰的住所前,却遗憾的额发现,对方竟然根本就没有回来的心思,这个时候,他才猛然想起来,过去的十年中,基本上只有在发放月俸的时候才能见到孙冰。

这让他相当绝望,若是硬生生的拖一个月,那么黄花菜都凉了,而且也就代表着他的任务失败,到时候孙龙会怎么看待他?这让他简直无法想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孙勇心中从原来的赚一票到现在的后悔,以至于变成了怨毒,在他的脑海中,这一切都是孙冰的错,为什么不会来把秘籍给他偷,难道要他死么?

作为一个下人被如日中天的大少爷进行针对,那后果可想而知的凄惨。

所以现在的孙勇差不多都心若死灰了,在落云镇中游荡,静静的等待接下来的审判。

突然间,孙勇的眼睛一亮,甚至都有些热泪盈眶,因为他发现了整整半个月都没有见过的孙冰。此刻孙勇身体都有些发抖,这不是什么害怕担忧,而是激动,就像是沙漠中即将要渴死的旅人突然碰到了绿洲一样,心中的狂喜是难以遏制的。

难以想象,若不能完成孙龙下达的任务的话,未来究竟如何?

要知道,虽然孙勇也姓孙,但与孙龙完全不同,孙龙是嫡传血脉,至于他,只不过是一个下人罢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孙家的血统,甚至这个姓都是被主家的恩赐。

就论身份地位的而言,即便是孙冰都比他高贵上无数倍,毕竟不管怎么样,孙冰好歹也是义子。

激动过后,孙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同时心中狂笑:“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孙冰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啊,你也是时运不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我们两个人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功法殿前你那般羞辱我,再加上我未来的前途还有小命,就只能那你来顶缸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说到这里,孙勇一点也没有反思自己以前的行为是多么的可恶,总是把错误归咎到别人身上。

至于孙冰在走进落云镇中就发现了孙勇,尤其是对方那仿佛想把他吃了的眼神,心中暗暗一笑:“没有想到把你激出来了,正好孙杨估计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你过来刚好陪他下地狱。”

只不过现在毕竟还是在落云镇中,来来往往有着无数的居民,孙勇暗道:若是强抢的话,目击证人实在是太多了,更何况还不能让孙冰知晓秘籍在谁那里,只能偷过来了。

其实不管用什么方法,孙勇都不介意,毕竟孙冰已经出现了,最起码有一个目标,同时心中也是信心十足,就算孙冰能够修炼又如何?他已经到了淬体境四层,根本就不是刚刚踏入修炼的孙冰所能抵挡的。

孙冰现在也在纠结,虽然自己现在很想要击杀对方,但却不能暴露出来,因为离开了孙家,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获得武功秘籍,所以只能期待能够找到一个机会。

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擦肩而过,可以说是两人都各有心思,但目标却惊人的相同,那就是希望对方死。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

今晚的夜色格外的凄凉,就连往日那皎洁的月光也被乌云遮挡,瞬间让整个落云镇漆黑无比,只有豪门大院中才有亮光传出。

“月黑风高杀人夜。”一个偏僻的房间中,孙勇换了一身漆黑的衣裳,就准备前去偷功法秘籍。

孙冰的住所相当偏僻,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反正他在家族中的存在感相当低,远离人群正好,甚至此处连巡逻的侍卫都懒得前来,只要没有发生天大的事情,这里根本就不会引人注目。

所以孙勇的行动相当胆大,不多时就来到了破旧的门前,小心翼翼的朝里面窥探,可还没有等他查看清楚,突然间耳边传来了一阵声音:“不进来坐坐么?”

这让孙勇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肌肉瞬间紧绷,向后一跃,房门打开,就看见孙冰正在房中盘腿而坐,一柄木剑横放在腿上,似乎已经等待良久了。

“被发现了”这是孙勇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只不过他不但没有逃跑,反而面露狠色,因为现在退去想要再回来偷那就更难了,还不如改成强抢,直接抽出了自己的随身宝剑。

望着那一道闪过过来的寒光,孙冰并没有任何担忧,反而充满了兴奋,上一次击杀孙杨,其中起到主要作用的还是他这辈子出的第一剑,蕴含的精气神太多了,如同拔刀斩一样,威力强大,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直接一招瞬秒,最后却得不到任何战斗经验。

今天正好有一个对手能够让他磨砺自身,当下手持墨色木剑,与面前的孙勇进行战斗。

木剑与铁剑接触,只发出了一声闷响,竟然丝毫没有被斩断的迹象,这让孙勇的双目中闪烁着浓浓的惊讶,因为在他的心中,孙冰不过是刚刚能够修炼罢了,至于他则已经淬体四层了。

虽然说这一剑被挡住了,但孙勇也没有丝毫担心,因为这就是他的随手一击罢了,能接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态度就有些认真了:“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接下我的随手一剑,接下来就要小心了。”

说罢,直接的使用基础剑法,再次挥剑上前,只不过孙冰望着那有些粗陋不堪的剑法,嘴边嘲讽一笑,每一剑都能够巧妙的击中对方的破绽,哪怕他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根本无济于事。

一时间,两个人就已经交锋数个回合,小院中只能听到剑舞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孙勇的心中已经渐渐生出了一种恐惧,他实在没有想到,才短短数日不见孙冰,对方竟然已经这么强了,同时心中充满了嫉妒与狠辣。

若说原先孙勇只不过是想把那秘籍偷过来陷害他的话,现在就不想多此一举了,反而倾向于在今晚就把孙冰击杀,哪怕这其中有暴露的危险,他也不管不顾了。

因为按照这个趋势走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孙冰甚至能够超过他,一想到自己以前如何欺负对方,他就不由得一阵心慌。

孙冰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的转变,虽然还能寻找到剑法之中的破绽,但是他自己的速度跟不上了,力道也差上不少,压力越来越大了。

这让孙冰眉头稍皱,同时心中暗叹: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武技相当重要,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自身境界,若达到了一力降十会的境界,哪怕再怎么精妙的技巧也无济于事。

只不过,此刻的孙勇见对方还能够勉强赵家,心中是又气又怒,心道:看来必须得把你当成一个威胁,不能再隐藏了,口中喝到:“清风徐来。”

精钢剑瞬间化为璀璨的寒芒直接刺出,凌厉而飘逸,甚至还伴随着阵阵剑风,很显然这就是功法殿中的《清风剑法》,孙冰对于这一招还有一些印象,因为这就是《清风剑法》的第一招。

也对,毕竟孙家的功法殿中只有两种剑法,《纵横剑法》基本上是无人问津的,那么剩下大多学习的应该是《清风剑法》了。

“来得好”,感受到了这一剑中的威胁,孙冰双目中闪烁着惊喜的光芒,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尤其是体内有一种力量想要迸发出来。

“难怪都说在生与死之间徘徊才是最佳的磨砺时机,在这一招下,我甚至都有一种要突破的感觉。”孙冰心中暗暗感叹。

但是他丝毫不惧,甚至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先前与孙勇对敌,一直以来使用的都不过是基础剑法罢了,现在正好试一试这半个多月以来的成果。

孙冰身子一侧,右手一转,木剑跟随着他的动作,使出了《纵横剑法》第二式荡平四海。

这一下孙勇的双目中写满了惊讶,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孙冰竟然也已经成功修炼了黄级下品的武技,只不过他并不认识这一招,毕竟家族中根本就没人修炼成功过《纵横剑法》。

电光火石之间,他只能仓促的躲闪,木剑与铁剑相交,甚至发出了丝丝火光。

但在这一剑之下,孙勇的左臂竟然被割开了一个口子,若是他的动作再慢一点的话,甚至整条手臂都不保。

这也是因为孙冰第一次正式与敌人交战,虽然武技的熟练程度有余,但对敌经验不丰富,容易犯错,正是因为如此,孙冰才一直与对方缠斗。

若不然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击杀对方,毕竟初期孙勇实在是太轻敌了,再加上剑法破绽大,若那时动手,绝对一招制敌。

孙勇可不知道孙冰的脑海中在想什么,也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磨刀石罢了,反而头皮发麻:“孙冰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剑法还这么高超?”

但目光狠辣,现在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了,比可能手下留情的,当下铁剑一撩。

“狂风暴雨。”

这是《清风剑法》中最强的一招了,也是其特点的主要体现,一个快,给予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令敌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就消亡了。

可以说,但孙勇使出的这一招,在孙冰的眼中,却出现了无数个破绽,根本就没有把其中的精髓发挥出来,甚至他都没有使用《纵横剑法》,不过轻轻一刺,就强迫孙勇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除非他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若不然继续下去,他肯定会死亡。

“看来应该送你上路了,你已经带给不了我压力了,孙杨还在下面等着你呢!”感受到孙勇那完全重复的套路,让孙冰有些乏味,毕竟他是想要磨砺自己,但这样根本就没有压力。

这话让孙勇的双眼紧缩:“什么,不可能,你不可能这么强的。”

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在孙冰说完这句话之后,手上的动作顿时快了很多,然后黑夜中闪过一道亮光。

“纵剑诀第一式一刃夺命”

再一看,孙勇已经毫无声息,原地只剩下孙冰冷漠的身影,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冷。

良久之后才能听到一阵淡淡的话语:“你是第二个。”虽然说孙冰的住所在孙家主院相当偏远,但这么长时间的打斗已经足以让人注意到了,更何况孙家在当地毕竟是一个豪门望族,长老们实力强劲,也能察觉到打斗声。

不多时,原先人迹罕至的小院中就出现了新的客人,望着眼前的老者,只听见对方淡淡的询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冰认识对方,这是家族中的执法长老,名为孙立,掌管家族中的规章惩罚,可以说权利极大,最主要的是实力相当强大,已经有练气八层的境界了。

而且平日里虽然相当严厉,但只要你没有触犯族规,那么也不会故意找茬,可以说为人相当正派,丝毫不需要担心对方乱扣帽子。

“弟子也不知晓,正在屋内睡得好好的,突然间察觉有贼人前来,便与其激斗,刚刚制服贼人,长老就已经来了。”孙冰没有任何担忧,直接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反正这一场战斗持续的时间也不长,而且孙冰所言绝大多数都是真的,只做了一点小小的隐瞒,不过这也无伤大雅,正所谓九真一假的谎话是最难识破的,更何况现在基本就是事实,反正此刻已经死无对证了,孙勇不可能现在爬起来控告什么吧。

对于孙冰的言论,长老缓缓点了点头,毕竟地上的尸体一身夜行衣,明摆着告诉别人不想暴露身份,那就代表着别有用心,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对方是何等身份,孙冰击杀对方仍然是有功无过。

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家族中不是没有出现过叛徒,到时候哪怕孙勇活过来,也洗脱不了嫌疑。

孙立当即点头:“你做的很不错,有点你父亲当年的风格,希望你能继续努力,这是我的令牌,明日你去账房领取三瓶淬体丹,算是奖励吧。”

“多谢长老。”孙冰一脸笑意的接过令牌,本来他还在为自己没有修炼资源着急,没有想到这个长老竟然这么好,直接就送过来了。

同时还在心里面狠狠的感谢了孙勇一番,对方虽然不是送宝童子,但也差不多了,不仅自己送上门让他报仇,还让他立功,甚至还收获了三瓶淬体丹,简直就是大大的好人啊。

反正仇也已经报了,现在不管怎么称赞对方,孙冰都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了解完整件事情之后,孙立长老就直接离开了,至于原地的尸体,也顺带被巡逻的侍卫收拾走。

至于孙冰则盘腿坐在房间中,静静的思索,脑海中回荡着刚刚的画面,两个人从交手的第一招开始,一直到对方死亡,每一招每一式都没有遗漏。

正如圣人说的:每日三省吾身。

虽然孙冰做不到,但每次战斗之后都需要静静思考,自己刚刚哪里做的不足,哪里犯了错误,这些可不是什么小事,今天的孙勇不过是一个小人物罢了。

但真正的天才交锋,一步错,步步错,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错误,甚至能够让你葬送大好时机,最后甚至身死陨落。

人生的性命只有一条,事关性命,孙冰还是相当认真的。

约莫半个多时辰过去,孙冰终于把今天的第一场战斗消化完毕,别看一场战斗而已,但现在的他与先前的他,战斗力足足提升两层,而且对于《纵剑诀》的了解也更深了。

长长吐了一口气,今天晚上不仅战斗了一场,而且还详细的分析了一遍,这让孙冰的精神也有些疲劳了,准备收拾一下就休息了。

突然间,看到了地上的一柄精铁利剑,这似乎是孙勇所遗留的,似乎并没有被收走,可以说就是孙冰的战利品。

别看一柄精铁利剑不起眼,但在落云镇中也需要花费整整五十两银子才能够买到,这可是相当于孙冰整整五个月的月俸,这可确实是一笔天价。

孙冰以前每个月的月俸基本上都在维持自己的生活,根本就攒不出这么多钱,也买不起铁剑,因此在练剑的时候只能用木剑代替。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就算铁剑在手,但孙冰丝毫没有要取代木剑的意思,因为手上的这一柄木剑,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一柄普通的木剑了。

十年如一日的磨砺,让木剑蕴含着孙冰的精气神,不仅外表坚硬能够与精铁利剑抗衡,而且使用起来还格外的得心应手,若是一直这样培养下去的话,最后甚至还能进行蜕变。

因此这一柄精铁利剑对于孙冰来说,仅仅只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索性孙冰决定,明日拿出去卖了,希望能够换取一些钱财物资,毕竟钱财对于修士而言也是相当重要的。

当即孙冰拿着铁剑就想要将其安置好。

只不过手持精铁利剑随意的挥舞几下时,一不小心碰到了怀中贴身收藏的小剑匣,然后令孙冰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铁剑竟然慢慢融入剑匣之中,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情况让孙冰相当重视,毕竟自从那日剑匣让孙冰能够修炼之后,孙冰每日都会仔细的查探一番,希望还能够发现什么机缘,只不过最终的结果让人十分失望。

这剑匣充其量只是一个无法被打开的小盒子罢了,可即便是这样,孙冰依旧没有放弃,他可不认为能够让他穿越,而且赋予他修炼功法的剑匣会这么简单,没有想到今天终于露出了一丝马脚。

总得看起来,剑匣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大小还是那样,但只有孙冰才发现了,它的外表似乎从原来的浅黑色变得更加深了,而且拿在手上也更加重了,不多不少,正是刚刚那一柄剑的重量。

这一切都预示着剑匣并不是那么简单,对于它的未来,孙冰相当看好,但若一直要吃剑的话,就让他有些吃不消了。

时间转眼就到了第二日,虽然昨天晚上有人入侵,但考虑到可能是叛徒所带来的影响,所以并没有任何风声传出,就好像完全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家族中一前一后已经毫无声息的少了两个人。

而此刻孙龙的院子中,他正在不住的发脾气:“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那个废物没事,孙杨孙勇两个人竟然都消失了?”

本来对于这种小事,孙龙是毫不关心的,但没有想到,昨天半夜被执法长老叫过去,训话,直到早上才被放出来,虽然他是家族中的嫡系,也是第一天才,但涉及到叛徒这件事情上,也没有什么特权。

最后得到的结果反而是孙勇是叛徒,似乎又什么谋划,至于孙杨已经畏罪潜逃了,至于孙冰还竟然还立了功,这个结果让孙龙瞠目结舌,但却不能反驳什么。

因此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连忙推脱一切与自己无关,毕竟他总不可能开口说:“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是我让他们去孙冰那里偷功法的。”

若真的这样说了,纵然他是家族中的嫡系,也一定会收到排查,哪怕最终没有查出什么,可良久以来树立的形象已经坍塌了,而且威信全无。

正巧这个时候孙冰已经洗漱完毕,准备出去了,两个人就这样会面了,孙冰脸色淡然,孙龙虽然脸色一如既往的温和,但目光之中还是有着难以隐藏的怒火,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尤其是孙冰的眼中还透着一股无辜,这让孙龙心中不由得怒火更盛,甚至慢慢转变成了一种怨毒与淡淡的杀意。

虽然孙冰心中疑惑孙龙为什么这么愤怒,但自从得知是对方指使孙杨等人下手之后,两个人就已经是敌人了,甚至注定有一日,两人会拔剑相向,不过目前自然是敌人越愤怒,孙冰的心中也就越开心。

不过在感觉到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杀意之后,孙冰也缓缓的摸向了自己的木剑,同时心中暗道:既然你曾经那么针对我,今后我也会按照誓言,十倍百倍偿还与你。

不过此刻毕竟是孙家,众目睽睽之下孙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攻击孙冰,不然的话,他处心积虑伪装了这么久的形象就会全无。

至于孙冰就更加不可能主动进攻了,他现在的实力不足,还需要足够的时间积累力量,只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够保证自身的安全,不管对方到底有多少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下,也如同土崩瓦狗。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剑帝】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剑帝_最新章节_小说_剑帝_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