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婚恋生活 > 正文

《情深不予我》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2020-05-29 16:33 编辑:华年 指数:

情深不予我这是一本已完结的短篇小说,情深不予我小说全文一共50,686个字。情深不予我小说讲述了:沈沉爱了叶以澜十年,爱到发癫,发狂。他在江滨市呼风唤雨,只手遮天,却唯独她,是他倾尽心力,也得不到的女人。既然如此,他只能用他最残暴冷酷的方式,逼她……

情深不予我小说试读:

那天之后,许然一直没来过,她不知道她的话带到沈慕之那儿了没有,所以每天下午都在花园里翘首以盼,希望能早点看到许然的身影。

“我就在这里走走,不会出去的,你不用看着我了。”

叶以澜回头看了一眼女佣,

女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像是哑巴一样,一个字的回应都没有,杵在原地动也不动。

叶以澜皱了皱眉,不再说什么,自行朝着小花园走去。

别墅里的佣人都这样,从不跟她说话,只服从沈沉的命令。

正直春末,园子里面的花开的正盛,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尤其是通往亭子小路两边的红蔷薇,开的越发娇艳。

叶以澜喜欢花,各种各样的花,所以这片小花园几乎是她对这个地方唯一美好的印象。

女佣一直站在花园入口处,目光紧盯着叶以澜,无暇顾及其他,是以没发现沈沉已经走到了她身侧。

等回过神想要打招呼的时候,沈沉面容冷峻的抬起手,手指动了动示意她离开。

沈沉的目光落在叶以澜身上,她今日穿着一件嫩黄色的连衣裙,边角缀着一圈白色的雏菊样式,站在红蔷薇花丛中,微微俯身,正低头拨弄着蔷薇花的花蕊,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忽然露出一抹难得的笑意。

沈沉的喉结微微滚动,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她身后,幽深的目光落在她背后优美的蝴蝶骨上。

他心火大盛。

叶以澜正全神贯注的望着红蔷薇花蕊中的蚂蚁,一只被花蕊搞的晕头转向的蚂蚁,绕着同一株花蕊来来回回的转了不知道多少圈都没能转出来。

微风从身侧拂过,送来浓郁的花香,闻着让人十分舒适,她笑了笑,伸手将花蕊拨弄开,想要帮它一把。

手指刚触碰到花瓣的瞬间,身后忽然抵上一个炽热的胸膛。

熟悉的清冽气息萦绕,她身子一僵,大感不妙。

沈沉回来了。果然,下一秒——

入侵的瞬间,干涩的摩擦带来的是久违的撕裂感,疼的让她冷汗直流。

叶以澜惊慌失措地尖叫了一声,双腿打着颤夹紧,还未来得及站直身子回头,便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压住了肩膀,直逼着她弯下腰,不得起身。

“站在这儿卖弄,不就是在暗示我对你这么做吗?我满足你。”

叶以澜咬着嘴唇逼迫自己不要叫出声来,抖得跟筛糠一样,仿佛只要风一吹就能倒下一般。

“才几天没做,又紧成这样了,许然的药效果不错。”

强烈的羞耻感席卷全身。

“不要,不要,我站不住了…….不要在这儿…….”

她哭着求饶,努力的压低声音,努力的抑制住哭声。

“好,不在这儿,”耳边传来沈沉的声音,带着几分玩味,

“今天你要什么,我都满足你。”

话音刚落她便被扯进了亭子,

一个踉跄,叶以澜感受到后背传来一阵大力,下一秒,她的脸颊便紧紧地贴上了冰凉的石桌,膝盖撞在石凳上,骨头撞击的声音伴随着她的尖叫在亭子里回荡。

“不要……”

叶以澜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惊慌的尖叫了一声。

“不要?呵。女人说不要,就是要!”

沈沉的声音越发的冷冽,似乎这些事情对他而言只是折磨的方式,并不能让他本身有什么反应。

叶以澜痛呼了一声,

“啊……”

她终于抑制不住哼出了声,身体适应了他粗暴的动作之后,亟待更多的给予。

“啊……嗯啊…….啊…….”

“叶以澜,你真该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这副样子。”

高亢的呻吟穿透了花园。

亭子西南角的树林里,一身米色家居装扮的男人坐在轮椅上,面色苍白的望着远处亭子里发生的一切。

“二少爷,还去么?”

身后的佣人迟疑着问道。

他却充耳不闻,似乎受到了极大地刺激一般,怔怔的望着亭子的方向,眼圈泛红。

佣人皱了皱眉,直接将他推了出去。

隔着一丛长势喜人的红蔷薇,佣人推着轮椅走近也无人发现。

沈沉听到一阵滑轮摩擦的声音之后,嘴角边勾起一抹讥诮,不由分说的掐住了叶以澜的脖子,强逼着她转过头来望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加快,

“说,要不要?”

叶以澜娇喘连连,一张漂亮的脸蛋上沾满了湿透的发丝,身体的异样让她无法控制,抬手便攥住了沈沉的腰带,迷离的水眸中满是恳求,

“今天你要什么,我都满足你。”还是刚刚说过的那句话,在此刻却染上了几分暴戾。

他猛地加快了动作。一阵眩晕感袭来,酥麻的战栗从小腹开始,狠狠地抽搐了两下,然后穿透全身。

混沌感持续了几十秒,她瘫软在石桌上喘,

沈沉丢开了她,冷声道,“你,去拿条毛巾过来。”

她怔了怔,

花园里有人吗?

沈沉挡住了她的目光,他忽然走下台阶,随着他走开的动作,叶以澜清晰的看到了轮椅的一角,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面炸开,一片空白。

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她忙不迭的站起身,试图将裙子整理好,可一身的汗,已经让这条薄如蝉翼的真丝裙紧密的贴合在她身上,清晰的露出里面蕾丝内衣的轮廓,而下半身,她的内裤还在脚踝上。

站在亭子里,像是一个小丑一样任人观赏,刚刚她放荡的模样,全都落在了沈慕之的眼中,全都落在了这个曾夸赞她像是雪山神女一样冰清玉洁的男人眼中。

叶以澜觉得凉意渐渐浸透了四肢,她试图说点什么,可是张张嘴,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慕之,春宫看的舒服吗?”

沈沉的声音穿透了花园,

佣人已经递来了毛巾,他擦了擦手,丢回托盘,然后微微俯身,微微眯起的双眼中封锁着两道寒光,盯着轮椅上的沈慕之,

“不知道这样的画面,能不能让你也有点反应呢?我的好弟弟。”

沈慕之面色虚弱,一双手紧紧地握着轮椅边缘,目光径直越过了沈沉,定定的落在了叶以澜的脸上,嗓音干涩沙哑的像是暮年的老者,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

叶以澜面色惨白,

什么叫是她叫他来?

沈慕之偏过头,似乎不打算听她的回应了,沉声道,

“我累了,送我回去。”

身后的佣人迟疑着看了沈沉一眼,在得到他点头同意后,这才推着轮椅调转方向,重新朝着小树林原路返回。

沈沉转过身,修长的腿重新迈上台阶,

“你不是想见他吗?我把他带到了你面前,可是他就这么走了,真可笑啊。”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叶以澜望着他,眼神却不是询问,而是求证,

这是谁的地方,谁又有本事让沈慕之来这儿?

一目了然。

“没错,”沈沉承认的很痛快,停顿了几秒之后,微微俯身,凑近了叶以澜的耳朵,压低声音道,

“是我让他来的,不过可能更复杂一点,因为我让人告诉他,是你想见他,跟他做个最后的了断。”

叶以澜的声音都在颤抖,不敢置信的望着沈沉,“不可能,”

“你是觉得他不可能相信我派去的人,还是觉得我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啊?”

沈沉冷笑了一声,目光阴沉,

“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就该想到后果,让我的人替你去传话,还以为自己很聪明吗?叶、以、澜。”

是许然……

是沈沉让许然带的话……

叶以澜怔怔的盯着沈沉看了几秒,心一横,转身便要朝着沈慕之走的方向追去,却被沈沉拉的一个踉跄,跌坐在了石凳上,身下一片冰凉。

她急忙将脚踝上的内裤拉了上来,羞愤的望着沈沉,

他嗤笑了一声,

“急什么?我说过今天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不等叶以澜说话,他便又拽着她的胳膊,径直拽着她穿过蔷薇花丛,走到小树林的入口,冷声叫住了沈慕之。

“慕之……”

叶以澜急着想要解释,可话音未落,便被沈沉冷冽的声音打断,

“一个月后,我跟叶以澜结婚,”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情深不予我】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情深不予我_无弹窗_情深不予我_最新章节列表_情深不予我_最新章节目录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