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将女有谋_最新章节_小说_将女有谋_在线阅读

2020-03-25 16:34 编辑:烟客 指数:

经典异能文学为您提供《将女有谋》免费阅读!《将女有谋》是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言情,主要讲 一穷二白官二代遇上了耿直正义富二代。 大婚前夜,偷天换日。堂堂的将军之女在朝夕之间成为了见不得光的黑户…… 她成了逃婚的罪人,成了家族不愿启齿的耻辱!

将女有谋小说试读:

秋锦之仰头喝了一口先前泡的一杯龙井笑嘻嘻道:“要么你是隐士高人大侠的后人,要来找我们北州大将军一决高下!只要你带我去见你那个高手师傅!多少钱钱都不是问题!”

白泽刚才“砰砰”地心跳久久不能平息。她摸了摸鼻尖的汗珠。“我自学成才。”

秋锦之一下从藤椅上跳起来吐槽道:“自学成才?我打死都不信!”

白泽偷偷瞧了眼秋锦之眨了眨眼转而盯着药壶。“我是天才。”

秋锦之看了极为平静的白泽坦然道:“下次咱们回临安,我书房里那么多的武功秘籍!我看了这么多年我现在还是个辣鸡!你一拳过来我连躲得地方都没有!下次你指导我两本怎么样?”

白泽咳嗽了两声:“咳咳……你家的那些武功秘籍可以借阅两本观摩吗?”

秋锦之直接拒绝:“不行,那是我花了千金才购得的。”

白泽继续说:“我教你一些武功……”

秋锦之立刻放下手里的茶壶转身要出去,白泽以为秋锦之生气了连忙拉住要出去的秋锦之:“你去哪里?”

秋锦之转头笑着对白泽道:“我写信让我爹把我书房里的书寄过来。”

白泽:“你有意和我结交因为我的这一身功夫?”

秋锦之想了想坦然点头:“你很厉害啊。”

“你怎么不找别人拜师?”

秋锦之:“如果你把你师傅介绍给我,那五十两我就不用你还了,当做介绍费好了。”

白泽觉得对秋锦之好脸色,这家伙只会蹬鼻子上脸。

药熬好以后白泽端着药去阿瞳的房间。

趴在塌上的阿瞳因为清理过伤口加之在医馆吃了些药,状态比刚发现的时好了许多。

白泽将药一口一口地喂给阿瞳吃,阿瞳目不转睛地盯着白泽,她对白泽更多的是探究和好奇。可惜她不能说话。

一碗药喝完白泽将准备好的蜜饯递到阿瞳的嘴边,阿瞳愣了一下,白泽也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一时白泽收也不是,塞也不是。阿瞳还是张口轻轻地将蜜饯含在了口里。

白泽看着阿瞳。她有好多话想问,话到嘴边变成了:“你好好养伤。改日我再来看你,这里有个嬷嬷会照顾你。”

阿瞳颤抖着伸手摸了摸白泽的脸,她的指甲里全是污垢,伸到一半又自己缩了回来。

白泽给阿瞳捏好被子面上苦笑:“让你受苦了。”

院子外的嬷嬷在晒衣服的瞧了眼屋子里,转身去厨房里准备烧晚饭。

月黑风高,杀人灭口时。

黑衣人甲:“怎么办?城东的尸体不见了。”

黑衣人乙:“死了说不定被人收到义庄去了。”

黑衣人甲:“我去看过了,义庄没有那个女人的尸体。”

黑衣人乙:“那怎么办?要是被王妃知道了咱们都活不了。”

黑衣人甲:“要不……咱们造一个?”

一个时辰后……

睿王妃看着两个黑衣人送来模糊不清已经发臭的尸体。

睿王妃绕着尸体转了一圈掀开白布的一角,又看了两眼两名黑衣人。“本王妃最讨厌别人撒谎!若是拿假尸体骗本王妃,本王妃就让你们变成尸体!”

两名黑衣人巍然不动,一口认定:“就是这个。”

睿王妃一把拍掉桌子上的茶几:“乌篷船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地上洒落的全是茶杯的瓷片。

两名下属立刻跪在地上。“属下还在调查。”

睿王妃最终看了眼那具尸体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拿去施肥!”

第二天。

今日沐休,许多学子都回家,也有些人在书院里留着,比如秋锦之。

秋锦之在完成作业之后立马找上了白泽。

秋锦之一进门就喊着:“白泽。”

白泽还在案台上提笔练字。

秋锦之又叫了一声:“白逊安。”

白泽停下手里的笔问看了眼一身黑衣的秋锦之。“干嘛?”今天的他有总算有几分男子气概。

秋锦之绕着白泽转了一个圈然后像献宝的孩子:“你看我这身衣服适不适合练武?”

昨天和他说的话,秋锦之还认真了。今天难得没有穿骚气紫色在书院里晃荡。

白泽看着秋锦之这么认真的盯着自己,只好放下手里的毛笔,神情格外的认真:“你确定?”

秋锦之难得正经:“对啊,我的大侠梦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看我穿成这样适合练武吗?”

白泽非常欣慰地对秋锦之道:“适合,也很好看。”

然后白泽点了一炷香让秋锦之蹲马步……

看见汗流浃背的秋锦之,旁边陪练的白泽又给秋锦之下达了新的任务。

说他要去绕着西京绕圈跑两圈……

傍晚时白泽还特地绕到了药店买了药。

买了药后的白泽慢悠悠的跑到隔壁街等着正气喘吁吁跑来的秋锦之。

秋锦之看着还活力四射的白泽问:“你不累吗?”

白泽对秋锦之说:“等你哪天和我一样跑步不这么累了,我再给你准备十斤沙袋背着跑。”

秋锦之:“啊?做大侠这么累啊?”

白泽拎着药倒着跑对秋锦之说:“记得我和你说的,吸一口气跑三步。呼一口气跑三步。”

秋锦之沉默许久终于憋出一句话问白泽:“我是不是花钱找罪受?”

白泽点了点头。

这天晚上,难得秋锦之没有在屋子里叨叨,要是以往一定在滔滔不绝地说话。今天他洗漱结束了以后直接钻进被子里乖乖睡觉。

白泽瞧了眼裹着蚕丝被的秋锦之。他就是一盆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却要往充满风雨的野外闯,怎么会有这么傻的温室花朵。

突然秋锦之梦中呓语。“哈哈,不用怕!本大侠罩着你们!”

过了好一会儿秋锦之又笑出声:“哈哈!本大侠走了!山水有相逢!”

“逊安,不要跑了好不好?好累啊……”再后面的几句话白泽却没有听清楚。

白泽对着案台上的欠条自言自语:“……是不是今天练的太狠了?”

今日他都没有说几句话,梦里倒是成了一个话痨。到了秋末,天气渐渐转凉。白泽给自己添加了一件外衫。因为总是在别院和书院来回奔波,白泽的身上总是有一个淡淡的药味。

这天,大家正早读,坐在前面的周礼一脸神秘回头对白泽说:“白泽,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书院有一点儿不正常?”

白泽低头翻阅着书说:“恩?哪里不正常?”

“我昨天在厕所里发现了一条白布!”

白泽手一顿,一脸疑惑地问:“这白布怎么了?”

周礼嘴角勾起,微微一笑说道:“这不是一般的白布条!上面还绣着花纹!”

白泽歪头问:“那又怎么样?”

这里看着一直问他的白泽泄气。“亏我还以为你懂!纯的和宣纸一样。”

白泽看周礼要回头,连忙拉住周礼问:“喂喂,别回头啊,说到一半,接着说啊,你看见那个白布条有什么不正常的?”

周礼看着一脸好奇的白泽,他很好心的转过头耐心的给白泽解释说道:“这是月事带!女子葵水来了以后用这垫着接血用的。”

白泽听了以后释然,然后问:“什么是葵水?”

周礼:“……”突然觉得不能和这个人继续沟通了。

白泽看着决绝回头的周礼在前桌捣鼓着什么。

白泽坐在后面看着捣鼓的周礼皱眉又好奇。很快周礼翻出了一本《医典》放在白泽的面前说道:“三十六页,第六列,看完以后我们再沟通。”

下学以后。白泽拎着药准备往别院走。可是却被从外头跑进来的周礼一把抓着她。

白泽瞧着气喘吁吁的周礼:“你怎么了?”

周礼拉着白泽的手往反方向拖道:“不好了,秋锦之在茶馆被人打了!”

白泽听了以后说道:“对方受伤了?”

“没有,是锦之受伤了,他戏耍了睿王爷。”

白泽:“现在他在哪里?”

“城南茶馆。”

等周礼带带着来到茶馆的时候,在茶馆外头有许多的平民围观。就连店里的小二都吓得从屋子的跑了出来。

周礼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小二,一把拉住那个小二说道:“小二哥,小二哥!里头什么情况?”

小二哥他看见有人拉他的时候他还吓了一大跳。他连连说:“我不知道,他们在里面打的太狠了,里面有好多的官兵。你们可别进去了,到时候被抓进去了。”

白泽点了点头让小二哥退到了人群的外面。还挤在前面的的白泽拉着周礼问:“他们进去有多久了?”

“就从我跑到学院的距离,然后找到你一直跑到现在的这么久。”周礼说道。

白泽听了转身就走,周礼跟着白泽也去了一旁人迹稀少的小巷。

白泽向后退了两步一个助跑。踏着墙扒着墙岩,直接翻身上去了以后接着就上了茶楼。站在原地的周礼看着已经上了茶楼的白泽。周礼四处的张望两处,路过的人都没有一个人注意有一个人居然消失了。

白泽上楼了以后顺着楼梯找了好多的房间,房间都是空空如也,也没有人在这里巡逻。

正疑惑着就听见楼下的踢打声还有男子闷哼声。

白泽低头也一眼看见了睿王。睿王穿着一身蓝袍,衣裳的滚边上还绣着淡淡的祥瑞,他从容的淡定坐在这个房间,几个人在打着匍匐在地上的男人。白泽一眼就认出了秋锦之。

睿王猛然地抬头看见了在阁楼上的白泽。“本王不是让你们都滚出去了吗?”

白泽微微弯腰低头。她嗓子还有些嘶哑。“王爷是和那位公子有什么纠葛非要置之于死地。”

睿王手抚摸着手上的玉扳指慢慢垂眼看着被打地蜷缩在地上的男子,他不喊停,手下的人也没有停下,还在继续的踢打。

白泽从二楼直接跳下了一楼。落在了大厅里上去三拳两脚踢开了一几个护卫。毅然冲进了包围圈。一下子白泽就秋锦之抱起来。因为头上的血都染进了眼睛,秋锦之都只能虚眼睛看着秋锦之。

白泽护着秋锦之道:“王爷,得饶人处且饶人。”

睿王看着手下的几个被白泽踢开的人还有一个当场被踢的吐血,

睿王打量了白泽两眼说道:“功夫不错。”

白泽又将秋锦之护在身后。

即使受伤的秋锦之,他趴在白泽的身后忍痛说道:“他欺负那个拉琴的小姑娘!我不知道他是王爷,我要知道他是王爷我就不去耍他了。”

白泽回头训斥秋锦之道:“你以为你还是在家里的小地主吗?”

秋锦之一下子蔫了。他委屈巴巴道:“我哪里知道啊……”

白泽转而对睿王作了一个礼:“还王爷恕罪。”一圈人围着还有人刚刚从地上爬起来。

睿王听了冷哼一声道:“恕罪?他放跑了美人,还戏弄了本王,你打伤了本王的下属,和本王说恕罪?”

白泽微微抬头看了眼睿王,曾经有幸见过睿王一面,那时她刚刚回西京不久同母亲和表姐上香,那时候她因为许多规矩都不懂不敢乱跑,生怕母亲回来斥责她不懂规矩。于是像一个呆子一样的在大堂等着去后房拿东西的表姐。

当时在大堂转悠绕过后面,站在院子的门口她意外地看见过睿王送表姐从后门进来,也只是仅仅的一面之缘,也是从那时候从表姐的嘴里得知那个男人是北州国的睿王。

白泽很识时务地退后了两步。“王爷,草民的家人不懂事,哪里折煞了王爷,草民愿意赔罪。”

王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白泽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刚才那套白氏锁喉再给本王演示一遍。”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将女有谋】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冷萌郡主:皇叔等等我》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