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_最新章节_小说_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_在线阅读

2020-05-29 16:34 编辑:酒客 指数:

经典异能文学为您提供《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免费阅读!《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是一本已完结的穿越重生,主要讲前世恶事做尽,死前开悟,携功德箱,异世行走,功德圆满日,方成正果。然而,积恶成性,想要悔改,谈何容易?且看一个恶女啼笑皆非的悔改路!

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小说试读:

小丫头进门之后把手中提着的灯放在门口,然后轻轻掩上了门,再小碎步走到段三北面前,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保持了一个行大礼的姿势就不动了。

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做得不快不慢,段三北能够很明显的看出来她的不情愿跟没有刻意伪装的故意缓慢动作,当时偏偏又不是那么慢,倒是让人无可指摘。

“丫头,站起来,我想问你点儿事。”段三北打个响指,低下头跟那个小丫头笑道。

她是真的笑,但是那丫头不知道有什么心理阴影,这时候还是抖得厉害,站都站不起来,最后保持了一个跪坐在地上的姿势,仰着头听段三北讲话。

段三北也不在乎她是什么动作,反正她自己坐姿挺舒服的,见小丫头放不开也不强求,继续道:“我要问的这些事儿,不是什么难题,你要是在我身边跟了一段时间,也该有一些了解,但是,我需要你做到一点。。。”

段三北话锋一转,脸上笑容瞬间消失,她伸出两根指头狠狠掐住小丫头的下巴,狠厉道:“出了这个门,不管是谁问,你都得老老实实把嘴闭严实了!”

那小丫头被她吓得一哆嗦,下意识的就想要继续磕头,然而段三北掐着她下巴的手实在紧得很。她挣脱不开,整个人又惊又怕,眼泪哗的一下子流了下来。

屋子里点着不少的灯,颤抖着的女孩子跪坐在地上,额头上一片鲜艳的血迹,清秀的脸上全都是茫然与恐惧。

段三北也不是没干过坏事,但是她动手都是干脆利落的,本身工作就不是需要严刑逼供的,一般来讲能给个痛快都给了,很少会有人怕她到这种地步。

她之前大体的就有了一个猜测,根据下人的反应可以看出来,这个北小姐至少脸是跟她一样的,不出意外就是一模一样,不会有什么相似然后认错这一类的事情。

两个人的容貌再怎么相似也会有不同之处,朝夕相处的人往往可以凭借着直觉一眼认出来,几个丫头没有起疑,说明她跟那个北小姐,容貌上并无差别——说不定还有可能是前世今生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性格上或多或少的也很相似,但是段三北看着这个丫头瑟瑟发抖的脸,又忽然改变了这个想法。

那个‘北小姐’,喜欢折磨人,闺房里狠厉阴柔的手段不少,指不定就用上了哪种,看样子‘北小姐’还是个喜怒无常的主,不怎么讲道理,狗腿子一群,方才的那个莲儿应该就是其中一个。

段三北冷情归冷情,却没有什么其他不良的嗜好。

“我叫段三北,对么?”她眯着眼睛,看着跪坐在底下的丫头。

那丫头诧异的抖了一下,小心翼翼直视了一下段三北的眼睛,然后飞快的移开视线。段三北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我连续提问,回答快一点。”

“闺家小姐,名字怎么叫的这么糙?”

丫头回答道:“夫人……夫人命格弱……小姐生下来便虚弱……老爷联系了京城里边的贵人,给小姐按着生辰八字起了这个俗名,待到小姐纳了夫婿,是要重新起个闺名的。”

段三北叹了一口气,除了名字,还有一个问题,是事关她穿帮的速度的重要事宜:“我的年龄?”

“小姐乃二九之岁。”

段三北眉头一皱:“还未出嫁?”

“小姐乃将军之后,不与别家女子相同,官宦之女为出,小姐为入,二九之年自然未曾破瓜。”几番对话平平淡淡,虽然内容有些奇怪,但是不妨碍小丫头看出来段三北并没有动手的念头,这时候也冷静了不少,即使整个人还是颤颤巍巍的,但是至少已经可以流利的对话了。

将军之后,条件还不错,段三北勉强还算满意。

“我的亲属关系以及段府的地理位置、情况,快点。”段三北接着问道,心里却咯噔响了一下子,刚刚那丫头嘴中蹦出了个词,让她不得不在意。

‘纳了夫婿’?入赘么?

就算是将军之后入赘的也少啊,而且除了这个,还有一件事儿让段三北有些愁,年龄对不上啊。

原来的北小姐刚刚十八,她段三北可是正正经经的过了二十的人,面容可能会有一些改变,但是。。。段三北想了想,好像她十八岁跟二十多岁的时候没有太大差别?

“小姐乃正妻之后,生母为当今圣上嫡出的长公主,上有亲兄一人,将军纳有三位姨娘,有庶出的三位小姐、两位公子。”丫头低头附在地上,恭敬道:“段府位于京城西门侧,临近皇宫,至于情况,北小姐,段府乃堂堂护国将军府,奴婢是万万不敢多言的。”

“那么……”段三北冷不丁的问道:“为什么你们要把我从墓地接回来?”

她这话一出,那丫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头一低一抬,哐哐哐的就接着磕起了响头,比起在门口的那一阵有过之而无不及。

段三北被她吓了一跳,她这时候已经知道问这个丫头已经问不出什么来了。

小丫头额头上的血本来就没有完全干掉,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她这一番动作,额头再次用处了大量的血液,分明是个求死的念头。

那丫头一边砰砰的磕头,一边流泪告饶道:“小姐……北小姐……奴婢一条贱命……您说要奴婢也不得不给……但求小姐给……给个痛快……万万不要把奴婢带到……带到……”

她这话就卡在这了,段三北翘着二郎腿,有些不痛快的‘啧’了一声,她原本来想听听这丫头还能报什么料,没想到给卡在了关键地方。段三北也没想来的第一天就闹出人命,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把丫头拉了起来。

那丫头还在颤颤巍巍的哭,段三北等了她一会儿还没等到停下来,这小丫头估计自己是活不成了,想干干脆脆的哭个痛快,段三北一时半会儿也懒得理她,眼神飘忽着走什么,没想到一飘忽,就扫了不得了的东西。

——她视线的左上角,飘着一行字。是的,她视线的左上角——无论她怎么移动怎么扭头,那行字都牢牢地盯在她视线的左上角。

段三北隐约能猜到是跟功德箱有关的,那行字占的空间不大,甚至说可以非常小,而且也不影响视线,段三北挑了挑眉,趁着小丫头还在哭,后退背对着桌子反手摸了一下。

果不其然,桌子上的画卷跟功德箱都不见了。

刚刚小丫头进来的时候她把椅子挪到前边坐了上去,刚好背对着桌子,也恰好挡住了小丫头的视线,所以她完全不知道功德箱跟画卷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不过,如今这种情况,功德箱是被激活了吧?

段三北正视前方,这个角度都可以把悬浮在空中的字看得很清楚。

上面那行字写的是,阶段一低级任务,拯救绝望的丫鬟‘门’。

后边还有两行更小的灰色字体,无论段三北怎么看都没有办法看清,不过她还是大概明白‘低级任务’是什么意思的。

大概就是说需要她安慰这个哭咧咧的小丫头,‘们’在小括弧里边,也许是还有类似于隐藏任务的那种?

思索了一会儿,段三北又坐了下来,抬起腿踢了踢丫头的小腿,尽量放低了声音道:“你叫什么名字?”

丫头还在哭,两只眼睛红得像是只兔子,清秀的脸庞上全都是泪痕,原本整整齐齐的两个小角也都散乱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她很难控制住自己不哭,哭久了都这样,还很容易打嗝,但是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叫鸭鸭。”

“丫丫?”段三北皱眉,“丫头的丫?”

“不是,是鸭子的鸭。”小丫头抽泣着,低声回答道:“是您给我们起的名字,您说我们身份低下,不配用人的名字。”

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总算是遇到个比她还狠的主了。

原来的北小姐就是个被宠坏的主儿,平常富贵人家奴婢家仆的养着玩,偶尔做掉几个倒是也没什么,至少下边安生做活的人不怎么受到歧视,但是瞧瞧这位‘北小姐’,这个小丫头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还真是不把奴婢当人看啊。

虽然说段三北没有报什么很大的同情心,但她毕竟也是任务在身,略一思索道:“换个名字吧,叫丫丫,丫头的呀,过会儿你给我写个条,把‘不配用人名’的人的名字写个清单,我画几笔,统统换个名,我刚回来,下人们换个吉利点的名字也喜庆。”

“是,北小姐。”丫丫很明显的呆楞了一下,段三北给她让了个地儿,桌子上原本就有纸墨笔砚,丫丫还有些犹豫,斜着眼睛悄悄看着段三北的神色,确定她不会忽然扑上来甩她一巴掌之后才慢慢的走上去,研磨提笔,开始写名字。

段三北先是低着头在丫丫身后看了一小会儿,见她写的全都是些牲畜的学名之后摇了摇头,干脆也懒得看了,后退一步,发现自己左上角的字发生了变化。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一行字跟下边两小句看不清内容的灰色字体,她左上角的视线中忽然出现了一大排字体,她凝神看过去。“阶段一 低级任务【拯救绝望的丫鬟(们)】完成进度12%”“初步完善任务进度,获得双倍奖励功德分““功德分+10X2”“现有功德分:20”“距离升级第一阶段尚需功德分:???”“初步完善任务进度,奖励二十尺范围内任务自动检索功能”“初步完善任务进度,奖励功德箱抽奖一次”“初步完善任务进度,获得【画卷】秘密信息一条,墓地的建造”

段三北摸了摸下巴,功德箱的功能好像又开发出了不少。

只是现在丫丫还在那奋笔疾书,她不好有什么小动作,只能百般无聊的坐在椅子上,随手翻弄着背包里的东西,过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丫丫倒是写完了,段三北抽过来大体看了一眼,随手甩回了丫丫怀中,然后挑眉道:“我说你写,我每念一个名字,你就给我对应着顺序补在原来名字的后边。”

“是,小姐。”丫丫狠狠擦干净眼上的泪痕,她这时候差不多已经明白过来她家小姐一时半会儿没有想弄死她的念头了,死里逃生的希望让她的心情恢复了许多,动作也伶俐了不少。

段三北也没怎么认真想,背几句古诗词,掺杂几朵花的品种,断开之后就成了几个丫头的名字,丫丫写的也快,两个人一个念一个写,倒是比丫丫写原来的名字快了很多。

段三北连纸都没有拿过来看一眼,挥手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早起来挨个房里去一下,该换名字的赶紧换,省的我明天辣耳朵。”

丫丫听不懂‘辣耳朵’是什么意思,但是段三北话中的意思她却明白,小小的丫头脸上出现了一个扭曲的表情,想笑却又不敢。

段三北叹息了一声,拍拍丫丫的头道:“以后想笑就笑吧,我不会滥用私刑了。”

“啊,对了,你明天早上来伺候我吧。”在丫丫临出门前,段三北忽然开口道。这个小丫头的性格很显然要比刚刚提灯的丫头好拿捏的多,她恩威并重,拿下个年纪稚嫩的丫头还不成问题,反倒是莲儿那种心机深,颇有智慧的人难以拿捏。

丫丫犹豫着点了点头,似乎是做出了一会儿思想斗争,才在即将迈出门去的时候,转头看了段三北一眼,然后就飞快的冲出去,捡起地上的灯跑走了。

段三北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丫丫是在冲她笑。

丫丫的年龄看起来很小,也就是这么大的小女孩子容易转变。再成熟一点的人,都不会因为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的态度转变而放下戒心,毕竟这个‘北小姐’暴虐的性子,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养成的。

段三北站在原地嘲讽的笑了一声,随手把背包拿了起来,往房间里边走了进去,然后扑在了床上,有些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段三北脱了衣服,站在窗户边上拿着一浴巾沾水擦了擦身体。她视线左上角的那行字又有了变化,但是段三北没有急着看。她妥当的收拾好了自己,躺在床上,把一把枪两把匕首绑在了腿上,胸前的项链带着,耳环摘了摘了下来拿小皮绳绑在了一缕头发上。“没办法,项链还好说,表面上看起来是银的,耳钉这玩意儿根本就没办法接受。

她背包里的东西一时半会儿都用不到,随手拉上拉链就放在了枕头边上。

这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段三北躺在床上,抬起一只手,举到半空中,轻轻在视线左上角那部分划了一下,小小的功德箱就凭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视线左上角的字有改变了。

“阶段一 低级任务【拯救绝望的丫鬟(们)】完成进度18%”

“功德分+10”“现有功德分:30”“距离升级第一阶段尚需功德分:???”“是否进行第一次抽奖?请选择是或否【注意:本条选项将于三天后删除】”“是否消费10功德分换取下一阶段预测?请选择是或否【注意:本项选择将于半个时辰后删除】”

段三北毫不犹豫的点了,两个‘是’。

先是页面发生了变化,‘距离升级第一阶段尚需功德分:???变成了“距离升级第一阶段尚需功德分:20\/1000”,两个数字让段三北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千分看起来不多,但是鬼知道功德箱的奖励系统是怎么回事,每次奖励又能获得多少功德分,她要存到什么时候去?。

段三北还没有来得及抱怨,就又听见叮咚一声,她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色信封,她伸出手点开,左上角的系统信息再次刷新。

“玩家‘段三北’第一次抽奖得到‘读心术’技能。”

“【读心术技能】每日限制次数为五次,每次之间间隔十分钟。”

读心术?段三北挑挑眉,这个技能倒是很不错,可惜有时间限制。她眼前的功德箱还悬浮着,不知道为什么,段三北心神一动,画卷就从功德箱中一点一点抽离了出来。

段三北想了想,随手拿起背包,想想着跟刚才一样的感觉,果不其然,背包也一点点消失在了功德箱中,她心念一动,背包再次出现。

段三北有些惊喜,功德箱的储藏技能要比读心术给她的惊喜更多,读心术不是没用,但是段三北本身就能够从人体面部微弱的表情变化中看出人的某些想法,所以读心术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给她很大的帮助,但是相较而言,段三北更喜欢功德箱这个附带的储物功能。

她想的挺好,挥手想要把功德箱放倒左上角的系统中是,却发现功德箱回不去了,她抿了抿嘴,正闹不清怎么回事儿,却忽然发现左上角的系统中又刷新出了来了一行字。

【每日宿主健康监测中】

【每日宿主健康监测进行完毕】

【宿主身体健康程度A+】

【身体健康程度在c以上,则功德箱拒绝进入系统】

噫,什么鬼?

段三北没有多说什么反而开开心心的拿了个小皮绳,把功德箱拴在了脖子上戴着的红绳的后面。她刚刚看过丫头们穿的衣服了,后领都挺高,能够遮住功德箱,不像是挂在前边,分分钟露馅。

事情处理完毕,还意外得了那么多好处,段三北毕竟刚刚从墓地里爬出来,身体疲惫的很,干脆就放弃了再看一眼画卷的念头,刚刚系统刷新出的‘画卷秘密信息’也没有多去看一眼,明天她时间多的很。在她跟‘北小姐’的家人好好熟悉一下之后,她就能腾出时间去看看那副画卷了。

只是这‘北小姐’身上的秘密太多,段三北倒是不能保证自己明天一定能套出有用的信息来。不过她现在一时半会儿离不开段府,找个消磨时间的东西,倒也蛮不错。

第二天丫丫来的挺早,段三北昨天晚上睡得很晚,第二天却因为生物钟很早就醒了,她一睁眼就看见外边窗户上有个影子,揉着眼睛做起来哼唧了几声,那个影子好像都逗了一两下,然后闪了过去,不到一分钟,外边就穿了了咚咚的敲门声跟丫丫有些惧怕的声音:“北小姐?您起了么?需要奴婢进去伺候您穿衣么?”

段三北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坐在床上回道:“进来吧。”

丫丫怀中抱着一个铜盆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她好像还没有从昨天的转变中回过神来,虽然看着段三北的眼光温和了不少,但是依然透漏出恐惧。

段三北根本就没有在意她。

丫丫走过来,先是伺候她穿上了里衣,然后用湿布擦洗干净了脸。段三北漫不经心的梳理着头发,她倒是挺想知道的,留着这么一头怪异的短发,段府的人究竟是要怎么接受她。

丫丫一直低着头,段三北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儿,小丫头的情绪很难说清,她又不想为了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浪费一次读心术,干脆就问也不问,直接道:“我们去哪儿?”

“小姐,去吃早点,夫人跟将军都在等着您了。”丫丫低眉顺眼的扶着她从床上坐起来。段三北有些不耐烦,她又不是真正的北小姐,哪儿能这么娇弱?她往前走了两步打开门,一边走出去一边问道:“你站在窗户那里是等我起床么?”

丫丫在她身后咬了一下嘴唇,有些委屈道:“小姐,守在窗户那里的不是奴婢。”

“嗯?”段三北一挑眉,这时候她刚刚迈出去一只脚,门口有个粉白色的影子动了一下,她这才发现门口居然还守着一个人。她上下一打量,便认了出来。是昨天挑灯的莲儿。

这个女孩子的脸蛋说实话真挺不错的,见惯了现代女孩子浓妆艳抹的段三北也不得不承认,莲儿身上有种大家闺秀的秀气。

她站在门口,抿着嘴唇,看也不看后边的丫丫,也不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上,默默地就流出了一点温情:“小姐忽然换了身旁的婢女,莲儿着实不放心,便同丫丫一同来看看您。”

“一起走吧,前边带路。”段三北脸上忽然就扬起了极其灿烂的微笑,背对着她的丫丫看不到,小孩子只能懵懵懂懂的跟在后边走,倒是她眼前的莲儿,脸上的表情根本就没有改变,仿佛她真的是个忠心耿耿的婢女。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